欧美精品1区2区-亚洲第一区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国产精品青草-久久国产免费观看

智庫建議

反駁五大誤解 中國經(jīng)濟仍在崛起
發(fā)布日期:2024-04-18 信息來(lái)源:中咨智庫 訪(fǎng)問(wèn)次數: 字號:[ ]

摘要

SUMMARY


4月2日,《外交事務(wù)》發(fā)布彼得森國際經(jīng)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R. LARDY)撰寫(xiě)的《中國仍在崛起——不要低估世界第二大經(jīng)濟體》的評論文章,表示雖然近年來(lái)中國的增長(cháng)有所放緩,但未來(lái)幾年中國的增長(cháng)速度可能會(huì )是美國的兩倍,并警示美政府不要低估中國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潛力,高估與亞洲伙伴保持深化經(jīng)濟和安全關(guān)系的能力。

文章通過(guò)一系列數據一一反駁了當前對中國經(jīng)濟潛力的五大誤解。一是針對中國經(jīng)濟與美國經(jīng)濟規模趨同的進(jìn)展已經(jīng)停滯不前的誤解,文章表示中國的通貨膨脹率一直低于美國且中美利率差距的擴大扭轉了大量外國資本流入中國的局面,但隨著(zhù)美元利率上升,中國以美元計算的名義GDP幾乎肯定會(huì )在今年恢復與美國的趨同,并可能在大約十年內超過(guò)美國。二是針對中國的家庭收入、支出和消費者信心疲軟的誤解,文章表示2023年,中國實(shí)際人均收入增長(cháng)6%,人均消費增長(cháng)9%。消費增長(cháng)超過(guò)收入增長(cháng)。三是針對物價(jià)通縮在中國已經(jīng)根深蒂固,使中國走上衰退的道路的誤解,文章表示核心消費者價(jià)格實(shí)際上漲0.7%,且企業(yè)加大了借貸力度,制造業(yè)、采礦業(yè)、公用事業(yè)和服務(wù)業(yè)的投資有所增加,經(jīng)濟衰退并未出現。四是針對房地產(chǎn)投資崩潰的可能性的誤解,文章認為政府政策鼓勵銀行專(zhuān)門(mén)向即將完工的住房項目提供貸款成效顯著(zhù),2023年竣工面積擴大至78億平方英尺。五是針對中國企業(yè)家把資產(chǎn)轉移到國外的誤解,文章指出如果排除房地產(chǎn),2023年私人投資增長(cháng)近 10%,并且仍有3000多萬(wàn)私營(yíng)公司留下來(lái)并繼續投資。


二十多年來(lái),中國驚人的經(jīng)濟表現給世界大部分地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自2019年以來(lái),中國經(jīng)濟增長(cháng)乏力導致許多觀(guān)察家得出結論,認為中國作為一個(gè)經(jīng)濟大國已經(jīng)達到頂峰。美國總統拜登在3月份的國情咨文中說(shuō):“多年來(lái),我聽(tīng)到我的許多共和黨和民主黨朋友說(shuō),中國正在崛起,而美國正在落后。他們把它弄倒了。”

那些懷疑中國崛起能夠繼續下去的人指出,中國正面臨家庭支出疲軟、私人投資下降以及通貨緊縮。他們認為,中國可能會(huì )很快進(jìn)入長(cháng)期衰退,甚至可能面臨“失去的十年”。

但這種輕蔑態(tài)度低估了中國經(jīng)濟的彈性。中國面臨著(zhù)幾個(gè)不利因素,包括房地產(chǎn)市場(chǎng)低迷、美國對其獲得某些先進(jìn)技術(shù)施加的限制以及勞動(dòng)年齡人口的萎縮。但中國在1970年代末開(kāi)始走上經(jīng)濟改革之路時(shí),克服了更大的挑戰。雖然近年來(lái)中國的增長(cháng)有所放緩,但未來(lái)幾年中國增長(cháng)速度可能會(huì )是美國的兩倍。

一些誤解加劇了對中國經(jīng)濟潛力的悲觀(guān)情緒。以人們普遍存在的誤解為例,即中國經(jīng)濟與美國經(jīng)濟規模趨同的進(jìn)展已經(jīng)停滯不前。誠然,從2021年到2023年,中國GDP占美國GDP的比重從76%下降到67%。然而,到2023年,中國的GDP比2019年新冠疫情大流行前夕增長(cháng)了20%,而美國僅增長(cháng)了8%。

這種明顯的悖論可以用兩個(gè)因素來(lái)解釋。首先,在過(guò)去幾年中,中國的通貨膨脹率一直低于美國。去年,中國名義GDP增長(cháng)4.6%,低于GDP實(shí)際增長(cháng)的5.2%。相比之下,由于高通脹,美國2023年名義GDP增長(cháng)了6.3%,而實(shí)際GDP僅增長(cháng)了2.5%。

此外,美聯(lián)儲自 2022 年 3 月以來(lái)已將利率上調了 5 個(gè)百分點(diǎn)以上,從 0.25% 上調至 5.5%,使美元計價(jià)資產(chǎn)對全球投資者更具吸引力,并提振了美元相對于替代貨幣的價(jià)值。與此同時(shí),中國央行將基準利率從3.70%下調至3.45%。中美利率差距的擴大扭轉了大量外國資本流入中國的局面,最終使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了10%。以貶值匯率將較小的名義GDP換算成美元,導致中國GDP相對于美國GDP的美元價(jià)值下降。

但這兩個(gè)因素很可能是暫時(shí)的。相對于中國的利率,美國的利率正在下降,這降低了投資者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計價(jià)資產(chǎn)的動(dòng)力。結果,人民幣的貶值已經(jīng)開(kāi)始逆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今年中國物價(jià)將回升,這將提振以人民幣計價(jià)的中國GDP。以美元計算的名義GDP幾乎肯定會(huì )在今年恢復與美國的趨同,并可能在大約十年內超過(guò)美國。

第二個(gè)誤解是,中國的家庭收入、支出和消費者信心疲軟。去年,中國實(shí)際人均收入增長(cháng)了6%,是2022年增長(cháng)率的兩倍多,人均消費增長(cháng)了9%。如果消費者信心疲軟,家庭將減少消費,轉而增加儲蓄。但中國家庭去年的表現恰恰相反:消費增長(cháng)超過(guò)收入增長(cháng),這只有在家庭減少收入中用于儲蓄的份額才有可能。

第三個(gè)誤解是,物價(jià)通縮在中國已經(jīng)根深蒂固,使中國走上衰退的道路。是的,去年消費者價(jià)格僅上漲了0.2%,這引發(fā)了人們的擔憂(yōu),即家庭會(huì )因預期價(jià)格會(huì )更低而減少消費,從而減少需求并減緩增長(cháng)。這并沒(méi)有發(fā)生,因為核心消費者價(jià)格(即除食品和能源外的商品和服務(wù)價(jià)格)實(shí)際上漲0.7%。

2023年,用于生產(chǎn)其他商品的工具和原材料的價(jià)格確實(shí)有所下降,反映出全球能源和其他國際貿易商品價(jià)格下跌,以及中國對某些工業(yè)品的需求相對疲軟,這可能會(huì )削弱企業(yè)投資擴大生產(chǎn)能力的動(dòng)力。他們認為,公司不會(huì )向企業(yè)注入資金,而是利用利潤下降來(lái)償還債務(wù)。但在這里,情況也恰恰相反:中國企業(yè)加大了借貸力度,無(wú)論是絕對值還是占GDP的比重。制造業(yè)、采礦業(yè)、公用事業(yè)和服務(wù)業(yè)的投資有所增加。經(jīng)濟衰退并未出現。

另一個(gè)誤解是房地產(chǎn)投資崩潰的可能性。這些擔憂(yōu)并非完全沒(méi)有道理;它們得到了新屋開(kāi)工數據的支持,即已開(kāi)工建設的新建筑數量,2023年是2021年的一半。但人們必須看看背景。在同一兩年期間,房地產(chǎn)投資僅下降了20%,因為開(kāi)發(fā)商將此類(lèi)支出的更大份額分配給完成他們早些年開(kāi)始的住房項目。2023年竣工面積擴大至78億平方英尺,首次超過(guò)房屋開(kāi)工量。政府政策鼓勵銀行專(zhuān)門(mén)向即將完工的住房項目提供貸款,這很有幫助;全面放寬對房地產(chǎn)開(kāi)發(fā)商銀行貸款的限制將加劇房地產(chǎn)過(guò)剩。

最后,還有一種誤解,認為中國企業(yè)家把資產(chǎn)轉移到國外。從1978年經(jīng)濟改革開(kāi)始到2010年代中期,中國的私人投資增長(cháng)速度快于國有企業(yè)投資。到2014年,私人投資占所有投資的近60%,而1978年這一比例幾乎為零。由于私人投資通常比國有企業(yè)更具生產(chǎn)率,其在總投資中所占份額的擴大對中國這一時(shí)期的快速增長(cháng)至關(guān)重要。而到2023年,私人投資僅占總投資的50%。但在這里,悲觀(guān)情緒再次沒(méi)有得到數據的支持。首先,2014年后私人投資占總投資份額的幾乎所有下降都是由于房地產(chǎn)市場(chǎng)的調整造成的,房地產(chǎn)市場(chǎng)由私人公司主導。如果排除房地產(chǎn),2023 年私人投資增長(cháng)了近 10%。此外,仍有3000多萬(wàn)私營(yíng)公司留下來(lái)并繼續投資。2023年未被正式歸類(lèi)為公司的家族企業(yè)數量增加了2300萬(wàn)家,達到1.24億家企業(yè),從業(yè)人員約3億人。

前方的真正挑戰

盡管中國受到許多問(wèn)題的困擾,但夸大這些問(wèn)題對任何人都沒(méi)有好處。對美國來(lái)說(shuō)尤其如此。中國可能會(huì )繼續貢獻世界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三分之一左右,同時(shí)增加其經(jīng)濟足跡,特別是在亞洲。如果美國政策制定者低估了這一點(diǎn),他們可能會(huì )高估自己與亞洲伙伴保持深化經(jīng)濟和安全關(guān)系的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