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精品1区2区-亚洲第一区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国产精品青草-久久国产免费观看

中咨視界

楊凱越 | 企業(yè)境外投資研究之一:全球與我國境外投資現狀
發(fā)布日期:2024-06-15 信息來(lái)源:中咨研究 訪(fǎng)問(wèn)次數: 字號:[ ]

企業(yè)境外投資研究之一:

球與我國境外投資現狀

楊凱越

編者按:根據商務(wù)部2023年10月發(fā)布的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數據,截至2022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達27548.1億美元,當年對外直接投資規模達1631.2億美元,居世界第二位。截至2022年底,中國2.9萬(wàn)家境內投資者共設立境外企業(yè)4.66萬(wàn)家,分布在全球190個(gè)國家(地區),年末境外企業(yè)資產(chǎn)總額8.4萬(wàn)億美元。隨著(zhù)“雙循環(huán)”戰略、“走出去”戰略和“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推進(jìn)實(shí)施,對企業(yè)境外投資開(kāi)展系統研究,探索如何更高質(zhì)量地開(kāi)展境外投資,成為當前一項重要和緊迫的任務(wù)。本公眾號將企業(yè)境外投資研究成果以系列文章的形式陸續刊發(fā),本文是研究報告的第一部分,供業(yè)界同仁參考。

一、全球境外投資情況

(一)全球境外投資規模情況

全球增長(cháng)的近四分之三得益于發(fā)達國家的增長(cháng),2021年,發(fā)達國家的外資流入量達到7460億美元,是2020年的兩倍多;發(fā)達國家開(kāi)展境外投資的規模則達到1.3萬(wàn)億美元,這一增長(cháng)主要得益于高水平并購交易和再投資收益。2021年留存收益高是跨國企業(yè)利潤創(chuàng )紀錄的結果。最大的5000家跨國企業(yè)的盈利能力翻了一番,占到銷(xiāo)售額的8%以上。盡管利潤很高,但跨國企業(yè)對海外新生產(chǎn)性資產(chǎn)的投資意愿依然不強。雖然2021年以基礎設施為導向的國際項目融資增長(cháng)了68%,跨境并購增長(cháng)了43%,但綠地投資數量?jì)H增長(cháng)11%,仍比疫情前水平低五分之一。宣布的綠地投資總價(jià)值上升了15%,達到6590億美元,但在發(fā)展中國家保持不變,仍為2590億美元,停滯在有記錄以來(lái)的最低水平。這一問(wèn)題令人關(guān)切,因為工業(yè)新投資對于經(jīng)濟增長(cháng)和發(fā)展前景至關(guān)重要。

(二)全球境外投資環(huán)境情況

全球境外投資環(huán)境在2022年發(fā)生巨大變化。除了疫情揮之不去的影響,烏克蘭危機正導致世界上許多國家面臨糧食、燃料和金融三重危機。由此造成的投資者不確定性可能會(huì )給全球境外投資帶來(lái)巨大的下行壓力。

1.世界經(jīng)濟持續長(cháng)周期低迷,單邊主義和貿易投資保護主義持續蔓延

當前,世界經(jīng)濟增長(cháng)持續放緩,仍處在國際金融危機后的深度調整期,在2019年底全球新冠疫情暴發(fā)后,全球原有運行秩序和競合邏輯醞釀巨變,世界大變局加速演變的特征更趨明顯,全球動(dòng)蕩源和風(fēng)險點(diǎn)顯著(zhù)增多。據世界銀行數據,2001-2008年世界經(jīng)濟年均增速為3.38%,2009年-2019年世界經(jīng)濟年均增速為2.75%,2020年世界經(jīng)濟增速為-3.1%,2021年世界經(jīng)濟增速為6%[1],2022年世界經(jīng)濟增速為3.1%。根據聯(lián)合國發(fā)布的《2023年世界經(jīng)濟形勢與展望》報告,由于2022年烏克蘭危機及相關(guān)制裁措施所引發(fā)的糧食和能源危機、國際貿易和金融市場(chǎng)負面沖擊等,導致世界經(jīng)濟遭受重創(chuàng );《2024年世界經(jīng)濟形勢與展望》報告中則預測,中東沖突的進(jìn)一步升級可能會(huì )擾亂能源市場(chǎng),并在全世界范圍內重新產(chǎn)生通貨膨脹壓力。主要發(fā)達國家的中央銀行可能在更長(cháng)時(shí)間內保持較高的利率,借貸成本上升和信貸條件收緊的前景將長(cháng)期存在。金融條件緊縮,加上地緣政治分裂的風(fēng)險不斷增加,給全球貿易和工業(yè)生產(chǎn)帶來(lái)了越來(lái)越大的風(fēng)險。在風(fēng)險和不確定性揮之不去的背景下,全球國內生產(chǎn)總值增長(cháng)預計將從2023年的2.7%放緩至2024年的2.4%。預計2025年增長(cháng)率將溫和改善至2.7%,但仍將低于疫情前3.0%的趨勢增長(cháng)率。根據世行2024年《全球經(jīng)濟展望》[2]報告,2023年世界經(jīng)濟增速預計為2.6%,2024年為2.4%,2025年為2.7%,和前述聯(lián)合國對全球經(jīng)濟展望的預測基本一致。整體而言,全球經(jīng)濟未來(lái)的恢復之路道阻且長(cháng)。經(jīng)濟低速增長(cháng),帶來(lái)的直接影響是拉動(dòng)經(jīng)濟的“三駕馬車(chē)”出現疲軟的狀況:投資減少、消費緊縮、出口減弱。

數據來(lái)源:世界銀行數據庫[3]

圖1 世界銀行關(guān)于全球經(jīng)濟增速數據

在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發(fā)達國家投資審查趨嚴的背景下,全球境外投資活動(dòng)也趨于減少。根據聯(lián)合國貿發(fā)會(huì )議發(fā)布的2019年-2023年《世界投資報告》,2018年-2021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總額分別為1.3、1.5、1、1.58萬(wàn)億美元,2022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量下降12%,為1.3萬(wàn)億美元。盡管2021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規模有所回升,但由于烏克蘭危機等負面沖擊,2022年-2023年在世界經(jīng)濟增速減緩的前提下,亦難以持續維持復蘇的態(tài)勢,仍在較低水平上徘徊。而全球產(chǎn)業(yè)鏈則進(jìn)入自我強化的過(guò)程,即產(chǎn)業(yè)鏈本身在向頭部和區域集中,資金向部分區域集中,制造業(yè)回流發(fā)達經(jīng)濟體等,對全球化經(jīng)濟發(fā)展和投資環(huán)境產(chǎn)生很大影響。

2.發(fā)達國家相繼出臺保護本國產(chǎn)業(yè)的政策

全球貿易、投資、競爭、創(chuàng )新已經(jīng)和全球治理規則形成強烈的互動(dòng)關(guān)系,國際貿易和投資規則正在隨之轉變,部分發(fā)達國家開(kāi)始嘗試從“競爭與合作”轉向“下好競爭先手棋,并對他國實(shí)施封鎖”的新模式,這促使各國政策制定者進(jìn)一步重視產(chǎn)業(yè)投資政策的作用,作為平衡其自身在全球治理規則中所處地位的重要手段。“碎片化”“去全球化”“全球化減緩”“回流”“近岸外包”“友岸外包”“去風(fēng)險”“脫鉤”“開(kāi)放戰略自主權”和“新產(chǎn)業(yè)政策”等各種新術(shù)語(yǔ)充斥當前圍繞國際貿易和投資政策的討論,充分反映了這種變化。

(1)第一階段(2020年-2021年)

2020年疫情發(fā)生后,一些地區和國家相繼頒布了保護本國產(chǎn)業(yè)和市場(chǎng)的政策,收緊對外資安全的審查,在不同程度上限制外國企業(yè)投資和本國對外投資,旨在推動(dòng)制造業(yè)和供應鏈回流。

歐盟2020年3月緊急發(fā)布了《關(guān)于外商直接投資和資本自由流動(dòng)、保護歐盟戰略性資產(chǎn)收購指南》(簡(jiǎn)稱(chēng)《指南》),針對在疫情影響下,可能出現的他國企業(yè)對歐盟戰略性資產(chǎn)的收購加以限制。之后,對所有成員國具有直接效力的《歐盟外資審查條例》于2020年10月11日正式實(shí)施。《指南》要求歐盟及成員國加強關(guān)于醫療衛生、生物技術(shù)、基礎設施、關(guān)鍵技術(shù)等領(lǐng)域的外資安全審查措施。

西班牙于2020年3月18日發(fā)布第8/2020號皇家法令,中止第19/2003號法令規定的外商投資自由化制度,規定所有來(lái)自歐盟以外的外國投資者收購“影響公共秩序、公共安全和公共衛生”的西班牙公司10%及以上的股份或者取得有效控制權,都需要獲得西班牙政府的事先審批。

意大利于2020年4月6日批準在戰略領(lǐng)域擴大特別權力的計劃,要求在戰略領(lǐng)域的外國投資必須獲得事前批準。該計劃適用于收購股份超過(guò)10%、且收購金額超過(guò)100萬(wàn)歐元的外商直接投資;其他歐盟成員國的實(shí)體如收購意大利企業(yè)也需要接受審查。

法國于2020年4月29日發(fā)布應對COVID-19的外國投資審查制度修正案,擴展外資安全審查機制,將生物技術(shù)長(cháng)期列入受審查的關(guān)鍵領(lǐng)域,將外資收購的審查門(mén)檻由上市公司控制權比例25%臨時(shí)降為10%。新政策適用于來(lái)自非歐盟或非歐洲經(jīng)濟區的投資者。

德國于2020年5月20日發(fā)布《對外貿易條例》修正案,規定在開(kāi)發(fā)、制造或生產(chǎn)用于治療高度傳染性疾病的疫苗、藥品、醫療防護設備和其他醫療用品的領(lǐng)域,外國投資者收購德國公司10%及以上的股份,需要得到政府事先批準。

除歐盟外,美國于2020年4月4日發(fā)布總統行政命令宣布成立通信服務(wù)業(yè)外國參與審查委員會(huì ),加強電信行業(yè)的外國投資審查,嚴格市場(chǎng)準入,該委員會(huì )有權評估電信行業(yè)現有和新申請的許可證,向主管機構提出評估意見(jiàn)。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huì )負責所有外國投資的安全審查。

澳大利亞于2020年3月25日發(fā)布外國投資審查框架的臨時(shí)變更政策,要求對《1975年外國收購與接管法》項下的所有外國直接投資進(jìn)行審批,對所有外國公司收購金額的審查門(mén)檻從12億澳元降至為零,以使任何外國收購交易都要經(jīng)過(guò)審批,且審查期限從30天延長(cháng)至60天。

印度于2020年4月17日宣布對所有來(lái)自接壤國家的外國投資均須經(jīng)過(guò)事先批準,目的是為了防止新冠疫情背景下對印度公司的趁機收購。加拿大于2020年4月18日發(fā)布關(guān)于外資審查和COVID-19的政策聲明,強化外國直接投資審查,防止機會(huì )主義投資行為,在公共衛生和關(guān)鍵產(chǎn)品或服務(wù)供應領(lǐng)域,無(wú)論外國投資的價(jià)值多少、是否為控制性投資,都必須接受?chē)栏駥彶椤_@項新政策將一直實(shí)施到經(jīng)濟從疫情影響中恢復。

日本于2020年5月7日開(kāi)始實(shí)施《外匯和對外貿易法》修正案,要求外國投資者在獲得從事武器、核能、半導體、鐵路和其他領(lǐng)域相關(guān)業(yè)務(wù)的日本上市公司1%或以上的股權之前,必須事先得到政府批準,而之前的審查門(mén)檻是10%。

(2)第二階段(2022年-至今)

烏克蘭危機以來(lái),隨著(zhù)俄羅斯削減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以及能源價(jià)格的飛漲,部分國家開(kāi)始擔憂(yōu)過(guò)于依賴(lài)單一國家進(jìn)口關(guān)鍵原料、關(guān)鍵能源的模式,并自俄羅斯聯(lián)想至中國,“如果它們不得不在一夜之間與中國脫鉤,會(huì )發(fā)生什么”。部分國家的政策制定者認為,為防止這種風(fēng)險的發(fā)生,最好盡快根據自己的條件實(shí)施脫鉤[4]。部分國家則進(jìn)一步謀求重構“去中國化”的國際貿易格局。

以美國為例,其正是基于此邏輯進(jìn)一步出臺了一系列針對我國的產(chǎn)業(yè)保護政策:

2022年8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芯片和科學(xué)法案》,使其正式成為生效法律。該法案旨在為美國半導體的研究和生產(chǎn)提供約520億美元的政府補貼。該法案中有明確的“中國護欄”條款,要求對獲得資金支持的公司投資流向和合作伙伴進(jìn)行限制,不允許投資“受關(guān)注國家”(中國、俄羅斯等)的半導體制造業(yè),不能與“受關(guān)注國家”進(jìn)行聯(lián)合研究或對其技術(shù)許可。

2022年8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總價(jià)值7400億美元的《2022年通脹削減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也稱(chēng)H.R.5376法案)。該法案向新能源及新能源汽車(chē)企業(yè)提供100億美元的稅收減免,用于支持電動(dòng)汽車(chē)和太陽(yáng)能電池板制造。同時(shí),該法案規定使用“外國敏感實(shí)體”(包括中國、俄羅斯、朝鮮、伊朗)電池的新能源汽車(chē)將無(wú)法獲得補貼,要求享受優(yōu)惠政策的新能源制造企業(yè)40%的原料和組裝環(huán)節僅限于來(lái)自美國及與其簽署自由貿易協(xié)定的國家[5]

2024年3月30日,美國商務(wù)部工業(yè)與安全局(BIS)發(fā)布“實(shí)施額外出口管制”的新規措施,修訂了BIS于2022年、2023年制定的兩次出口限制新規,全面限制英偉達、AMD以及更多更先進(jìn)AI芯片和半導體設備向中國銷(xiāo)售。

2024年4月11日,BIS則再次發(fā)布“實(shí)體清單”,截至2024年4月,BIS涉華“實(shí)體清單”共發(fā)布37次,其中2018年2次、2019年5次、2020年7次、2021年6次、2022年2次、2023年12次、2024年3次。“實(shí)體清單”共涉及中國科研機構(研究/院/中心)117家、人員16名、高校9所、國家機關(guān)19個(gè),相關(guān)企業(yè)617家。領(lǐng)域涵蓋新一代信息技術(shù)、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shù)船舶、先進(jìn)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chē)、電力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農業(yè)機械裝備等。

3.發(fā)達國家對我國國有企業(yè)和利用國有資金的企業(yè)進(jìn)入嚴格規制

與此同時(shí),發(fā)達國家出于保護內部市場(chǎng)和維護公平競爭的目的,對中國企業(yè)尤其是國有背景甚至利用國有銀行資金的企業(yè)進(jìn)入設置障礙。歐盟委員會(huì )在2020年6月17日出臺的《針對外國補貼營(yíng)造公平競爭環(huán)境的白皮書(shū)》中稱(chēng):歐盟內部市場(chǎng)要確保所有經(jīng)營(yíng)者、消費者都能夠從歐盟經(jīng)濟的規模和商業(yè)機會(huì )中受益,因此要嚴格審查政府補貼。白皮書(shū)明確地闡述了歐盟對于受到中國及其他外國政府支持(包括政策支持、政府補貼等)的企業(yè)收購歐洲企業(yè),可能存在不公平競爭、擾亂歐盟市場(chǎng)的,將采取措施對相關(guān)交易予以限制甚至禁止,使得我國中央企業(yè)今后在歐洲的并購可能更難開(kāi)展,而我國產(chǎn)品進(jìn)入歐盟市場(chǎng)也將面臨更多更嚴格的審查,例如,我國企業(yè)投資收購歐盟企業(yè)或投標工程項目,從國有銀行獲得的投資貸款或政策支持,將成為歐盟外資安全審查和反補貼審查的重點(diǎn)。

即便是在發(fā)展中國家市場(chǎng),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抵制圍堵和長(cháng)臂管轄也將進(jìn)一步增強。中國企業(yè)在發(fā)展中國家投資面臨的國家安全、勞工、匯率、環(huán)境等限制或壁壘可能進(jìn)一步提高,中國企業(yè)境外先進(jìn)技術(shù)收購和向境內生產(chǎn)轉移面臨較大阻力,也會(huì )進(jìn)一步加大國際投資合作中的風(fēng)險。

4.“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營(yíng)商環(huán)境有所惡化

受地緣政治、部分國家國內經(jīng)濟政治因素以及國際社會(huì )抹黑“一帶一路”的“債務(wù)陷阱論”“新殖民主義”等錯誤輿論的影響,“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的營(yíng)商環(huán)境有所惡化,企業(yè)海外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有所上升。尤其是部分國家貧富差距不斷拉大,逆全球化、民粹主義與保護主義思潮盛行,少數國家通過(guò)不利于外國企業(yè)的法律,使中資企業(yè)在相關(guān)國家的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顯著(zhù)上升。一些沿線(xiàn)國家國內政治動(dòng)蕩或政權更迭頻繁,導致一些國家對外商政策的穩定性較差,導致?tīng)I商環(huán)境出現較大不確定性,使中資企業(yè)在相關(guān)國家的投資和經(jīng)營(yíng)陷于不利境地。一些國家的法律與規則不符合國際規范,存在對外資過(guò)度規制與內資過(guò)度保護的現象。甚至一些國家由于對我國存在一定的偏見(jiàn),有針對我國企業(yè)進(jìn)行選擇性執法的情況。尤其在2020年-2022年全球疫情影響下,許多國家出臺嚴格的出入境管制措施,中方派員赴國外參與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管理、技術(shù)交流、人才引進(jìn)、園區考察、海外合作伙伴及供應商拜訪(fǎng)等方面受阻。海外企業(yè)項目推進(jìn)及獲得新項目的難度加大。“一帶一路”合作項目已經(jīng)出現放緩停工、成本上升、債務(wù)違約、資金鏈斷裂等問(wèn)題。貿易、投資和產(chǎn)業(yè)合作是金融貨幣合作的動(dòng)力,“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營(yíng)商環(huán)境惡化,使得企業(yè)“走出去”的風(fēng)險加大、動(dòng)力不足,對跨境金融服務(wù)的需求減弱,企業(yè)交投活躍程度下降必然影響人民幣國際業(yè)務(wù)拓展。我國金融機構處于風(fēng)險因素的考量,“走出去”步伐也會(huì )受到沿線(xiàn)國家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影響,有些金融機構減少了駐外機構數量。

二、我國境外投資情況

(一)我國境外投資規模情況

根據聯(lián)合國貿發(fā)會(huì )議(UNCTAD)數據,我國境外投資流量在2016年達到巔峰值1961.5億美元,此后呈下降趨勢。但盡管規模絕對值有所下降,我國境外投資規模仍位居世界前列。根據商務(wù)部2024年1月數據,2023年我國全行業(yè)對外直接投資10418.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cháng)5.7%(以美元計為1478.5億美元,增長(cháng)0.9%)。其中,我國境內投資者共對全球155個(gè)國家和地區的7913家境外企業(yè)進(jìn)行了非金融類(lèi)直接投資,累計投資9169.9億元人民幣,增長(cháng)16.7%(以美元計為1301.3億美元,增長(cháng)11.4%)。根據商務(wù)部2023年10月發(fā)布的《2022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統計數據,截至2022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達27548.1億美元,當年對外直接投資規模達1631.2億美元,比上年下降8.8%,居世界第二位。其中,新增股權投資611.3億美元,占37.5%;當期收益再投資803.8億美元,占49.3%;新增債務(wù)工具投資216.1億美元,占13.2%。中央企業(yè)和單位對外非金融類(lèi)直接投資流量549.5億美元,占非金融類(lèi)流量的39%,比上年下降14.5%。地方企業(yè)860.5 億美元,下降1.9%,占61%,較上年提升3.3個(gè)百分點(diǎn)。其中,東部地區665.5億美元,占地方投資流量的77.3%,下降7.3%;中部地區 93.8億美元,占10.9%,下降6.5%;西部地區93.5億美元,占10.9%,增長(cháng)107.3%;東北三省7.7億美元,占0.9%,下降44.1%。浙江、廣東、上海、山東、北京、江蘇、天津、四川、江西、河北列地方對外直接投資流量前十位,合計678.6億美元,占地方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的78.8%。深圳市對外直接投資流量58.4億美元,列計劃單列市之首,占廣東省的50%。截至2022年底,中國2.9萬(wàn)家境內投資者在境外共設立對外直接投資企業(yè)(簡(jiǎn)稱(chēng)境外企業(yè))4.66萬(wàn)家,分布在全球190個(gè)國家(地區),年末境外企業(yè)資產(chǎn)總額8.4萬(wàn)億美元。

表1 世界、發(fā)展中國家、中國的境外直接投資流量(2015-2021) (單位:億美元)

數據來(lái)源:UNCTAD各年度世界投資報告[6]和UNCTAD數據庫數據[7]

(二)我國境外投資的國家戰略和政策

“走出去”戰略、“一帶一路”倡議以及“雙循環(huán)”戰略,三者一起構成我國中央企業(yè)境外投資的主要宏觀(guān)戰略背景,也為我國企業(yè)境外投資提供了良好的機遇。

1.“走出去”戰略的實(shí)施

(1)“走出去”戰略政策沿革

推動(dòng)企業(yè)“走出去”實(shí)現跨國經(jīng)營(yíng)是黨和國家的重點(diǎn)關(guān)切,早在1992年黨的十四大報告中就提到,要“積極擴大我國企業(yè)的對外投資和跨國經(jīng)營(yíng)”。1997年黨的十五大報告中進(jìn)一步指出,要“更好地利用國內國外兩個(gè)市場(chǎng)、兩種資源,積極參與區域經(jīng)濟合作和全球多邊貿易體系,鼓勵能夠發(fā)揮我國比較優(yōu)勢的對外投資”。

2000年3月的全國人大九屆三次會(huì )議期間,“走出去”戰略正式提出。黨的十五屆五中全會(huì )上,“走出去”戰略最終明確,并把它作為四大新戰略(西部大開(kāi)發(fā)戰略、城鎮化戰略、人才戰略和“走出去”戰略)之一。

2002年,黨的十六大報告進(jìn)一步強調,“實(shí)施‘走出去’戰略是對外開(kāi)放新階段的重大舉措。”黨的第十六屆三中全會(huì )通過(guò)的《關(guān)于完善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制的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指出:“繼續實(shí)施‘走出去’戰略……‘走出去’戰略是建成完善的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制和更具活力、更加開(kāi)放的經(jīng)濟體系的戰略部署,是適應統籌國內發(fā)展和對外開(kāi)放的要求的,有助于進(jìn)一步解放和發(fā)展生產(chǎn)力,為經(jīng)濟發(fā)展和社會(huì )全面進(jìn)步注入強大動(dòng)力。”

2007年,黨的十七大報告對“引進(jìn)來(lái)”和“走出去”進(jìn)行了進(jìn)一步闡述。“堅持對外開(kāi)放的基本國策,把‘引進(jìn)來(lái)’和‘走出去’更好地結合起來(lái),擴大開(kāi)放領(lǐng)域,優(yōu)化開(kāi)放結構,提高開(kāi)放質(zhì)量,完善內外聯(lián)動(dòng),互利共贏(yíng)、安全高效的開(kāi)放型經(jīng)濟體系,形成經(jīng)濟全球化條件下參與國際經(jīng)濟合作和競爭的新優(yōu)勢。”標志著(zhù)我國“走出去”“引進(jìn)來(lái)”的雙向開(kāi)放向縱深發(fā)展。

2012年,黨的十八大報告強調,要加快“走出去”的步伐。

(2)“走出去”戰略對境外投資的影響

領(lǐng)域上,從以傳統產(chǎn)業(yè)為主向新發(fā)展空間轉變。世界多國著(zhù)力推動(dòng)綠色增長(cháng)、綠色新政,應對氣候變化成為國際共識,數字產(chǎn)業(yè)化和產(chǎn)業(yè)數字化深入發(fā)展,數據成為重要的生產(chǎn)要素,加速經(jīng)濟社會(huì )變革,新能源、新基建方興未艾,這些新領(lǐng)域成為國際競爭與合作的重要方向和重要內容。2021年商務(wù)部會(huì )同有關(guān)部門(mén)出臺《對外投資合作綠色發(fā)展工作指引》《數字經(jīng)濟對外投資合作工作指引》,是指導我國跨國企業(yè)開(kāi)辟綠色、數字合作新空間的第一批指導性文件。

動(dòng)能上,從發(fā)揮比較優(yōu)勢向發(fā)揮雙循環(huán)優(yōu)勢轉變。隨著(zhù)我國綜合國力持續增強,對世界經(jīng)濟的帶動(dòng)作用不斷提升,對外投資合作將更加注重與國內外貿易緊密融合,在全球范圍優(yōu)化資源配置,運用資本力量暢通國際循環(huán),發(fā)揮國外市場(chǎng)、產(chǎn)業(yè)、資源、技術(shù)、資金反哺作用,主動(dòng)對接國內超大規模市場(chǎng)和產(chǎn)業(yè)優(yōu)勢,加強與國內大循環(huán)協(xié)調聯(lián)動(dòng),服務(wù)于國內發(fā)展。

作用上,從帶動(dòng)產(chǎn)品出口為主向塑造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轉變。全球產(chǎn)業(yè)鏈區域化、近岸化、本地化趨勢日益明顯,對外投資合作助推我國產(chǎn)業(yè)鏈逐步向周邊延伸和外溢,《區域全面經(jīng)濟伙伴關(guān)系協(xié)定》生效后,圍繞中國動(dòng)力的多層次區域產(chǎn)業(yè)鏈將逐步成型,我國與各國利益融合進(jìn)一步加深,區域經(jīng)濟一體化趨勢更加明顯。

主體上,從國際市場(chǎng)參與者向建設世界一流企業(yè)轉變。企業(yè)更加重視國際化、屬地化、綠色化、數字化轉型,加強合規能力和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為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跨國企業(yè),境外投資主體紛紛加速理念變革、技術(shù)提升、模式創(chuàng )新和標準制定,參與全球經(jīng)濟活動(dòng)的程度日益加深。

2.“一帶一路”倡議的實(shí)施

(1)“一帶一路”倡議的政策沿革

2013年9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訪(fǎng)問(wèn)中亞四國期間首次提出了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jīng)濟帶”的戰略構想,2013年10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訪(fǎng)問(wèn)東盟期間又首次提出了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2013年12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通過(guò)的《中共中央關(guān)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關(guān)于“構建開(kāi)放型經(jīng)濟新體制”中進(jìn)一步明確提出:“加快同周邊國家和區域基礎設施互聯(lián)互通建設,推進(jìn)絲綢之路經(jīng)濟帶、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形成全方位開(kāi)放新格局。”

2014年,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第六屆部長(cháng)級會(huì )議上首次正式使用“一帶一路”的提法,并首次對絲綢之路精神和“一帶一路”建設應該堅持的原則作出系統闡述。同年,中共中央、國務(wù)院印發(fā)《絲綢之路經(jīng)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戰略規劃》,對推進(jìn)“一帶一路”建設工作作出全面部署。

黨的十九大把“一帶一路”建設寫(xiě)入大會(huì )報告。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要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diǎn),形成陸海內外聯(lián)動(dòng)、東西雙向互濟的開(kāi)放格局;要積極促進(jìn)“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打造國際合作新平臺,增添共同發(fā)展新動(dòng)力。

黨的二十大報告在總結新時(shí)代十年偉大變革及其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時(shí)明確指出,共建“一帶一路”成為深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chǎn)品和國際合作平臺。報告對我國邁上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gè)百年奮斗目標進(jìn)軍的各項戰略任務(wù)和重點(diǎn)工作進(jìn)行了部署,提出要繼續“推動(dòng)共建‘一帶一路’高質(zhì)量發(fā)展”。黨的二十大報告表明了中國將與國際社會(huì )一道,繼續推進(jìn)“一帶一路”高質(zhì)量合作的意愿和承諾,建設一個(gè)開(kāi)放共享的世界,為世界各國共同發(fā)展作出新的貢獻。

“一帶一路”倡議表現了中國在全球經(jīng)濟發(fā)展中的責任擔當,是中國憑借自身產(chǎn)能、技術(shù)和發(fā)展模式優(yōu)勢,想方設法帶動(dòng)全球經(jīng)濟發(fā)展實(shí)施的重要舉措,是中國實(shí)施開(kāi)放發(fā)展戰略建設高質(zhì)量開(kāi)放型經(jīng)濟新格局的重要舉措。

通過(guò)“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的合作協(xié)議,沿線(xiàn)諸國可以享受中國改革發(fā)展和經(jīng)濟建設紅利,并通過(guò)建立平等的發(fā)展合作伙伴關(guān)系推動(dòng)自身產(chǎn)業(yè)發(fā)展和基礎設施完善;沿線(xiàn)諸國可以在更大范圍和更高水平開(kāi)展區域合作,實(shí)現多國優(yōu)勢互補合作共贏(yíng);全球產(chǎn)業(yè)鏈體系的聯(lián)系將更加密切,資源配置更加高效。

“一帶一路”倡議是改進(jìn)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通過(guò)其規則化、機制化和制度化建設可以在全球治理體系改革中發(fā)揮積極作用。

(2)“一帶一路”倡議對境外投資的影響

“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的合作協(xié)議是一種新型的區域經(jīng)濟合作分工體系,在這個(gè)體系中,中國處于核心和樞紐的位置。“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在承包工程方面,2020年,中國企業(yè)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的國家(地區)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5611份,新簽合同額1414.6億美元,占中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總額的55.4%,同比下降8.7%;完成營(yíng)業(yè)額911.2億美元,同比下降7%,占同期總額的58.4%,占比較上年增加1.7個(gè)百分點(diǎn)。在境外直接投資方面,截至2021年末,中國境內投資者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設立境外企業(yè)超過(guò)1.1萬(wàn)家,涉及國民經(jīng)濟18個(gè)行業(yè)大類(lèi),當年實(shí)現直接投資241.5億美元,同比增長(cháng)7.1%,較2012年翻一番,占同期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的13.5%。截至2021年末,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地區)的直接投資存量為2138.4億美元,占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的7.7%。在并購方面,2021年,中國企業(yè)對“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地區)并購規模達到62.3億美元,同比增長(cháng)97.8%,占并購總額19.6%,涉及實(shí)施并購項目92起。其中印度尼西亞、新加坡、越南、哈薩克斯坦、阿拉伯聯(lián)合酋長(cháng)國、埃及、土耳其吸引中國企業(yè)并購投資均超過(guò)3億美元[8]

3.“雙循環(huán)”戰略的實(shí)施

(1)“雙循環(huán)”戰略的提出

2020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huì )會(huì )議提出“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huán)相互促進(jìn)的新發(fā)展格局”。形成經(jīng)濟發(fā)展的雙循環(huán)格局,就是要進(jìn)一步完善國內經(jīng)濟大循環(huán)的基礎上,實(shí)施更高水平的對外開(kāi)放政策,實(shí)現外循環(huán)和內循環(huán)有機統一,相互促進(jìn)。面對全球產(chǎn)業(yè)鏈體系的重構,有必要通過(guò)內循環(huán)保持戰略定力和激活經(jīng)濟發(fā)展潛力,這要求進(jìn)一步擴大內需,將內循環(huán)戰略作為雙循環(huán)發(fā)展的重要基礎和根本出發(fā)點(diǎn)。

(2)“雙循環(huán)”戰略對境外投資的影響

更加重視新基建領(lǐng)域投資。通過(guò)推動(dòng)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能夠促進(jìn)產(chǎn)業(yè)結構轉型升級并孕育經(jīng)濟長(cháng)期發(fā)展潛力。尤其是對第五代信息通訊技術(shù)、人工智能、新能源等新型基礎設施領(lǐng)域的投資,能夠較快地培育新動(dòng)能,實(shí)現技術(shù)水平提升并提高生產(chǎn)效率。

更加重視對科技創(chuàng )新領(lǐng)域的投資。“十四五”規劃強調,堅持創(chuàng )新在中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fā)展的戰略支撐。全球創(chuàng )新鏈體系是在跨國企業(yè)研發(fā)和生產(chǎn)活動(dòng)全球化演進(jìn)中形成的,跨國公司是全球產(chǎn)業(yè)鏈體系的支配者和驅動(dòng)力量,尖端技術(shù)則是全球主要跨國公司支配產(chǎn)業(yè)鏈并壟斷市場(chǎng)的主要支撐。在國際政治經(jīng)濟形勢劇烈變動(dòng)的大背景下,我國傳統的引進(jìn)、模仿、吸收、創(chuàng )新的“跟跑”式技術(shù)創(chuàng )新路線(xiàn)越來(lái)越難以持續,特別是在部分發(fā)達國家對我國技術(shù)封鎖背景下,尖端技術(shù)的可得性越來(lái)越低。從企業(yè)發(fā)展看,統籌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兩個(gè)市場(chǎng)”,謀求具有全球縱深的戰略性發(fā)展空間,掌握關(guān)鍵技術(shù)對企業(yè)發(fā)展乃至國家經(jīng)濟安全有重要意義。隨著(zhù)中國經(jīng)濟進(jìn)步和產(chǎn)業(yè)結構升級,中國在全球創(chuàng )新鏈體系中的作用越發(fā)突出。世界知識產(chǎn)權組織的調研數據顯示,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在全球創(chuàng )新網(wǎng)絡(luò )中的貢獻度水平僅1%,而在2021年,中國國際專(zhuān)利申請連續三年位居全球第一位,已經(jīng)成為全球技術(shù)創(chuàng )新的重要驅動(dòng)力量。

參考文獻

1.GDP Growth (annual%) Data[EB/OL].World Bank,2023-09-16.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KD.ZG. 

2.世界銀行.全球經(jīng)濟展望[EB/OL].世界銀行中文網(wǎng)站,2024-06-06.

https://www.shihang.org/zh/publication/global-economic-prospects#overview.

3.GDP Growth (annual %) Data[EB/OL].World Bank,2024-06-06.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KD.ZG.

4.皮內洛皮·戈德堡,特里斯坦·里德.全球貿易的威脅與日俱增[EB/OL].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23-06.

https://www.imf.org/zh/Publications/fandd/issues/2023/06/growing-threats-to-global-trade-goldberg-reed.

5.李玉梅,陳筱瑜.美國重構國際貿易的圖謀與招數[N].瞭望,2024(5).

6.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23[EB/OL].UNCTAD,2023.

https://unctad.org/publication/world-investment-report-2023.

7.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ward and outward flows and stock,annual,2024-06-06.

https://unctadstat.unctad.org/wds/TableViewer/tableView.aspx?ReportId=96740.

8.商務(wù)部.2021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EB/OL].商務(wù)部官方網(wǎng)站,2022-11-07.

http://images.mofcom.gov.cn/fec/202211/20221118091910924.pdf.

注:文中圖片來(lái)源于網(wǎng)絡(lu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